古青岡樹只剩一根樹樁。
枯死的枝幹。

古青岡樹佈滿了輸液留下的孔。
村民依依不捨,拿起尺子再量一量熟悉的“青先生”。
  成都十大千年樹王“青先生”要走了,享年1350歲

  專家稱,向峨古青岡樹若在5月仍未發芽,將被正式認定死亡
  古樹之殤
  編號:1792
  青岡 別稱:青岡樹、橡樹、橡子樹、青岡櫟
  樹齡:1300年
  “青先生”的傳說
  “請問,青先生在哪兒?”上世紀80年代,幾個外地來的太婆在向峨鄉場鎮問路,湊巧,當地衛生院里有個醫生姓青,人們稱他為青先生。太婆們找了半天,來到了衛生院。一打聽青先生,別人指了個白大褂,讓太婆們哭笑不得。她們找的青先生不是人,是棵古老的青岡神樹。當地村民說,因為青岡樹高大神聖,又相傳它能治病保平安,懷著這種敬意,很多人便用“先生”稱呼。何勃華西都市報記者席秦嶺
  攝影報道
  “快,請青先生保佑你身體健康!”5日下午,都江堰市向峨鄉棋盤村的鄉道上,祖孫倆經過青先生附近時,奶奶囑咐孫兒。“它都難以自保,如何保佑我哦?”少年倔強地搖搖頭。
  在棋盤村,大家都說,青先生死了。曾參與搶救青先生的高級園林工程師左久誠也說,青先生已死。
  然而,外界尚不知道1350歲古青岡青先生的死訊。對此,都江堰市綠委辦主任謝燕說,大家還懷著一絲希翼,盼著它趕上發芽最後的季節——5月份。直到希望破滅後,都江堰將邀請成都的多名專家再次前來為它會診。如果專家們一致認為它已死,才公佈它的死訊。
  昨日下午,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向峨鄉棋盤村。遠遠地,就能望見一株巨大的樹樁矗立在高處。說它是樹樁,是因為幾乎沒有了枝條,僅有的幾個細枝上,只剩下幾片乾枯的樹葉。樹幹上,輸著液體,在一處裸露的樹皮處,可見20多個針眼。與樹樁的死氣對應的,是它周圍幾棵手臂粗的小青岡吐出了新葉。
  樹幹上掛著編號為1792的銀杏葉狀的牌子“青岡 別稱:青岡樹、橡樹、橡子樹、青岡櫟,樹齡:1300年”。另一個牌子昭示了它不可撼動的江湖地位:十大千年古樹。
  傳奇一生

  樹王

  危在旦夕

  它親切

  樹上掏鳥蛋樹下談戀愛
  73歲的董光丕就住在青先生附近,他常來看望這位老友。5日,他再次來到老朋友的身邊。“越來越不行了,它的樹皮都幹完了。”董光丕不死心,又輕輕挖了一下根部,看看那裡是否還有活著的跡象。現在青先生的身上,長出了一朵巨大的靈芝,腳上還有一個像蘑菇一樣的東西。董光丕把給青先生輸液的一個針頭拔出,再試圖插入他認為有水分的地方,他的努力還是失敗了。“青先生死了!”董光丕站起來,踱步下山,喃喃自語。
  自打出生以來,董光丕就知道村子里有一棵神樹——古青岡。那時,它樹冠枝繁葉茂,像一把大傘遮蓋著二三十平方米的土地。微風吹拂,樹葉沙沙作響,如同向人們訴說它的滄桑。夏天,人們在樹下納涼,小年輕相約青岡樹下談戀愛。村裡一些膽大的孩子搬來梯子,爬上樹幹,沿著繁茂的樹枝攀爬,去掏鳥蛋,甚至逮小鳥來喂養。
  它神聖

  人們信奉古青岡樹為神靈
  “它掉下的每一片樹葉,大家都不敢私自撿掉在地上的青岡葉,而是隔一段時間將其撿起聚攏,再轉運到別的地方予以保存。”
  或許是見它活得長久,不知從幾時起,人們開始信奉青岡樹為神靈。
  “請幫我治下病,我給你掛紅。”村民們有了小病小痛,轉向青先生求助,一些村民反映“這樹值得信賴,我的病真好了。”對此,董光丕認為,這可能是人們的思想在作怪,與其說是青先生顯靈,不如說這種朴素的心理療法起到了良好的作用。
  青先生風光時,“信奉它的人,在它身上纏著厚厚的紅綢布,與綠色樹冠相映成趣。”董光丕說,不時能聽到噼噼叭叭的炮響,騰起裊娜裊娜的煙霧。衝著對青先生的敬畏,那時,青先生掉下的每一片樹葉,大家都不敢私自撿掉在地上的青岡葉,而是隔一段時間將其撿起聚攏,再轉運到別的地方予以保存,而不敢輕易將其送入竈堂。
  它坎坷

  遭雷劈6次村民湊錢“搶救”
  從上世紀70年代起,青先生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了。董光丕記得有一年夏天,雷電劈傷了青先生的枝椏,一大枝青岡軀體應聲掉地。“青老師,我們要用你的樹枝做下刨子和菜板兒,這都是為了大家好。”使用這些軀體前,鄉親們都會焚香向青先生“報告”。
  那一次,董光丕分到了兩個菜板兒。但是,他用過一次後就再也不敢使用。“青岡樹材質太硬,我怕傷到了我菜刀的鋼火。”董光丕說,除此之外,他還對青先生有敬畏心理,寧願不用它。再後來,青先生開始陸續掉枝椏。
  2005年,青先生再次遭雷劈,受傷很嚴重,奄奄一息。村民們為了救它一命,你一毛,我一塊地湊了800元,大家從遠處拉來肥土,填在它的腳上,希望把它養得壯實一點兒。
  在董光丕的記憶里,加上去年的雷劈,青先生共遭了6次雷劈,精神越來越萎靡。今年春天,他再沒見這位老朋友吐新芽。
  是死是活

  等待5月最後一線活的希望
  拯救青先生,專家們從去年6月份就開始忙活。參與救治的左久誠介紹,為了拯救它,救治小組請來了頂級專家確定方案:給青先生培土,在它的周圍栽種幾棵小青岡,希望用靠接技術,用小青岡更新青先生的樹冠。但青先生的表現,令大家很遺憾。用小青岡延續青先生生命的做法,在這個春天宣告失敗。村民們都認為青先生已經死了,左久誠也認同這個觀點,而都江堰方遲遲未公佈它的死訊。
  昨日,都江堰市綠委辦主任謝燕說,青岡樹發芽最晚期為5月份,現在大家還懷著一絲希望,“如果我們宣告了它已死,假設它又發芽了哩?”謝燕說,直到希望徹底破滅後,它依然一葉未發,都江堰才將邀請成都的多名專家再次前來為它會診。專家們一致認為它已死,簽署了死亡通知書後,才公佈它的死訊。
  後事難料

  不知如何處置它的遺體
  青先生屬於國有資產,如果它死了,誰也不敢輕易處置。這一點,記者在現場深有感受,以前被雷劈掉的青先生枝體依然倒在地里,沒人敢將其挪走。
  雖說青岡樹的材質堅硬,但它空心了,用其做傢具不適宜。它體形也很一般,用於收藏,又沒有藝術價值。當然,要把它當柴燒,因為國有資產的屬性,誰也不敢。
  現在,還面臨一個現實問題:青先生所處的位置偏僻,吊車根本無法進入,重達幾十噸的青先生依靠人力搬運,是個巨大的問題。
  如何料理青先生的後事?您是否有妙招?歡迎致電華西傳媒呼叫中心028-96111,我們會把您的建議轉交給都江堰市林業局。
  青先生自述:要離開了,請照顧好我的老伴兒
  我只是一棵普通的青岡樹。度娘這樣介紹:亞熱帶樹種,落葉或常綠喬木,五月開黃綠色花,堅果卵形或橢圓形,生於杯狀殼鬥中,十月成熟。葉子會隨天氣的變化而變化,所以還稱為“氣象樹”。我的用途也不廣,因為我的質地堅硬耐腐,一般用來做鐵道枕木,也用來製造傢具和器皿等。我從來沒想到過,我會贏得這麼高的關註。在我看來,生老病死,就是一個生命的輪迴,大家這麼重視我的變化,或許是你們把我“神化”了。
  我其實已經記不得我的年齡了。按照《向峨鄉志》說法,在向峨鄉棋盤村的這個山崗上,我已經活了1350多年了。還說,我在2006年3月份評為成都市十大千年樹王。根據測量,我身高21米,胸徑1.2米,樹冠21米。5月5日,左久誠又給我體檢了一次,測量我胸徑1.39米。看來,最近3年我還長了0.19米。
  陪伴我多年的老伙伴是一株檬梓樹,村民們都以“左檬梓,右青岡”的名字,硬說我倆是夫妻樹,看在相伴千年的情份上,我也就欣然接受了。人們閑聊時,我聽說檬梓也病了,樹幹都空了,猜測她也遭過雷劈。
  “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。”這句話,很現實。不過,我想把它改成“木秀於林,雷必電之。”這麼多年,我飽受雷劈之苦!一生遭受6次雷擊我有時候也在埋怨,為啥子就我的位置最高?為啥雷電這麼喜歡欺負我?
  上世紀70年代,我的身體就不行了,枝椏開始往下掉,當時,我以為我快死了,沒想到,我還苦苦支撐了30多年。雖然我是容易受傷的男人,但我感受到了來自人間的愛。2005年,我再次受傷,棋盤村的村民自發為我捐過一次款。
  對不起,大家這麼愛我,我還是不得不離開。別了,我的伙伴們!最後,我請求大家為我做一件事:救救我的妻子檬梓,讓她的眼睛代替我,繼續看世界。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鄧麗欣

oauowwu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